当前位置:主页 > 民间故事 >

执着的买家和善良的卖家

时间:2019-09-19 17:44:00 | 作者:贺显锋 | 阅读:次

  宇文长衫第一次在县城看到景德镇出产的玲珑青花瓷瓶,还附有鉴定标志,证明是明成化年代的珍品,这是二十年以前的事了。

 

  二十年前的宇文长衫和女朋友张志曼毕业后均被分配到县城工作,一个在文化馆,一个在科技局,那时候他们住的还是单位里的宿舍,两个人每隔一天见一次面。工作两年后,都有了一点儿积蓄,于是他们才分别向单位提出结婚申请。

 

  宇文长衫很喜欢张志曼,决定送给她一份特别的结婚礼物。在跑遍了整个县城后,宇文长衫才发现了那个青花瓷瓶。他是在一家古董商店不太整洁的橱窗里发现的,当第一眼看到这个瓷瓶时他就认定,送给妻子的礼物非它莫属了。


执着的买家和善良的卖家
 

  宇文长衫双手托起瓷瓶,把鼻子放到瓶口闻了闻,然后再对着灯光细看瓶身和瓶底,知道这确实是个好东西。他对古董略微懂得一些,知道这青花瓷瓶价值匪浅,但它却摆在了橱窗里,说明价格不一定太昂贵。

 

  宇文长衫很喜欢,他猜测张志曼也一定喜欢,就有心问古董店的经理:“这个瓷瓶多少钱?”

 

  一旁的经理五六十岁的年纪,戴着一副老花眼镜,头发有点儿花白,见眼前的这位小伙子诚心要,就伸出一只手晃了晃。

 

  “五百?贵是贵了点,要我一年的积蓄,不过我还是要了。”宇文长衫咬了咬牙说。

 

  老经理却笑了,一脸的慈祥,他说:“小伙子,你说的价儿后面再加一个零。”

 

  “什么?五千?”宇文长衫惊讶得手中的瓷瓶差点掉了地儿。

 

  老经理从宇文长衫手中接过瓷瓶,重新把它放好。

 

  “要是一千元嘛,倒还可以……”宇文长衫又嘀咕了一句。

 

  “别开玩笑,在青花瓷器中,它也算是古老的了,这可是我店的镇店之宝啊!”老经理说。

 

  宇文长衫知道自己是没有能力买这个瓷瓶了,可他又心有不甘,就对老经理说:“老人家,我叫宇文长衫,在文化馆工作,这个瓶子能够留给我吗?如果有人要的话,也请你告诉我一声?”

 

  老经理答应了。

 

  宇文长衫很快结了婚,很快又有了孩子,忙碌的工作和烦琐的家务让他没有时间喘气,可一旦稍微静下来的时候,他的脑海里便飘过那个玲珑青花瓷瓶。他真的想要。他对妻子张志曼说起过多次,妻子总是笑着说:“我也很支持你的想法,可是,咱们这种情况,再辛苦几年才能买得起呢?”

 

  “不管辛苦几年,我都决定买,买来送给你。”宇文长衫说。

 

  接下来的几年,宇文长衫确实是为了青花瓷瓶而生活和工作。他不抽烟,不喝酒,除了看书外没有太多的爱好,和妻子一起省吃俭用了五年,终于攒够了五千块钱。

 

  宇文长衫带着这五千块钱兴奋地来到古董店,那个青花瓷瓶还在。店里还是那位老经理,不过现在头发已经全部花白了。

 

  “老人家,那个瓷瓶我要了。”宇文长衫说着就把钱给了老经理。

 

  老经理抬头打量了一下,认出了宇文长衫,可他一看宇文长衫递过来的钱,就笑了,仍然一脸的慈祥。他说:“小伙子,啊不,现在你也不小了,叫你小老弟吧,小老弟,现在它的价儿和你的年龄一样也涨了呀!”

 

  “那它现在值多少钱?”宇文长衫着急地问。

 

  “去年有个人来买,出五万,可是我没有卖。”

 

  “那么贵?”

 

  “是呀,看你有缘,我就给你留着,等你攒够了钱再来买吧?”

 

  宇文长衫只好悻悻地走了。

 

  宇文长衫和妻子张志曼又是节衣缩食了好几年。这几年他们的孩子长大了,家里也有了不少积蓄,并且宇文长衫由于工作认真负责还被提拔做了副馆长。

 

  这一天,宇文长衫揣着五万元钱,再次来到那家古董店。几年前头发全部花白的老经理如今头发已经一根都不剩了,店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五十来岁的人,看着像是老经理的儿子。

 

  “老人家,现在我终于可以买那个瓷瓶了。”宇文长衫笑着说。

 

  “可是,如果我告诉你,这个东西是假的,你还买吗?”老经理口齿还伶俐。

 

  “怎么会呢?”宇文长衫惊诧道。

 

  “其实,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东西是假的呀。前些日子,我的老恩师对我说,他说,那东西最好再鉴定一次。于是,我就拿到省城,请专家鉴定,果真是假的啊!”仿佛有些过意不去似的说完后,老经理脸上泛起一丝苦笑。

 

  宇文长衫一听说那是假的,顿时觉得瓷瓶黯然失色。但是,一想起这二十年来的执著,这二十年来的辛苦,想着这是打算送给妻子的礼物,哪怕是赝品,他还是决定要。

 

  “咱们真是有缘,你要是真想要,就给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价儿吧?”老经理说。

 

  “老人家,真的谢谢你,哪怕它是赝品,我也会好好珍藏的。”宇文长衫太高兴了。

 

  “可是……”一旁老经理的儿子好像有话要说。

 

  老经理却瞪了他一眼,连忙收下宇文长衫递过来的钱。

 

  宇文长衫走后,老经理的儿子却抱怨道:“明明是真品,你为什么非要当成赝品卖给他?”

 

  老经理看了看他儿子,没有说话,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线,笑了……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总经理说的话算不算数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