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奇故事 >

列车谋杀案

时间:2019-09-01 13:33:33 | 作者:佚名 | 阅读:次

  莎娃是713号列车的列车员。每次火车到站后,她都要对车厢逐节进行打扫。这天,莎娃扫到了列车最后一节,她漫不经心地推开车厢门,眼睛一下子瞪大了,半秒钟之后,莎娃发出一声尖利的大叫,原来车厢里倒毙着一只沾满污血的白猫!


列车谋杀案
 

  尽管死的只是一只猫,可死状很恐怖,不像是恶作剧。警察接到报警后立即赶了过来,经勘查,这只猫被人用利器割断了咽喉。是谁这么残忍呢?警察忙碌了半天,可是找不到一丝有价值的线索,只有一样不起眼的东西稍稍引起了他们的注意,那是两张密密麻麻印满字的纸。

 

  警察一看就被吸引住了,只见这两张纸的开头触目惊心地写着这样一行标题:第一起列车谋杀案——一只漂亮的白猫。下面内容则是作案人怎样捆好毫无防备的猫,然后一刀隔断它的气管,看着它在血泊中挣扎着一点一点死去。

 

  警察们读完后不寒而栗。 这纸上描写得太细腻太血腥了,就像是眼前景象的翻版,显然这个“凶手”就是照着这些描写杀死了这只猫!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

 

  警察调查了许久,案情没有任何的进展,渐渐地他们就不闻不问了,死的毕竟只是一只猫,而生活中每天新发生的凶杀案他们还处理不过来。谁知他们这种怠慢的态度激怒了极端的动物保护者们,他们一下子拥到警察局前,责问政府为何漠视生命。

 

  眼看事态越闹越严重,官员们害怕了。 这年头养宠物的人太多了,一旦激起公愤,场面将无法收拾,他们连忙出面保证,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。

 

  然而,让警察们想不到的是,正当他们还在为那只可怜的白猫苦恼时,在713号列车上,又一只动物被残忍地杀死了。这次死的是一只黑狗,它被人用尼龙绳捆住爪子,凄惨地死在了一间包厢里。

 

  再次接警的警察们大吃一惊,想封锁消息,但已经来不及了,嗅觉敏锐的记者们已经报道了这起事件。 动物保护协会这回真的愤怒了,他们开始酝酿大规模游行。

 

  警察们立即以从未有过的高效率开始了侦破工作,一方面安抚情绪激动的人们,另一方面放下手头上积压的凶杀案,十万火急地赶到713列车上着手调查。结果同上次一模一样,凶手干得漂亮极了,什么线索也没留下,除了用烟灰缸压着的两张纸。

 

  又是两张纸!警察们这回有了预感,仔细一读果然不错,这两张纸的标题是这样的:第二起列车谋杀案——一只可爱的黑狗。接下来依旧是让人不忍卒读的血腥杀戮过程。 也就是说,凶手又按照纸上描写的屠杀过程实际操作了一次!

 

  回到警察局里,看着外面激动的示威者们,警察觉得郁闷极了。有个警察忍不住嘀咕道:“那么下次又会杀什么呢?这些纸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”

 

  警察的迷惑并没有持续多久,因为很快就有人在网上发布消息,并将这两起案件和一本名叫《死亡游戏》的书联系在了一起,说这两起案件和书上的情节有着惊人的相似。

 

  警察们没有放弃这条线索,当即四下里找这本书,终于在一家小店的仓库里找到了。 书已出版一年多了,可是购者寥寥,作者叫布依尔,一个名气微薄的三流作家。

 

  警察们决定兵分两路,一路去调查作者布依尔;另一路的任务则是仔细阅读这本小说,看看从书中能找到什么线索。

 

  找到布依尔的家并不是件难事,那是位于郊区的一幢破屋子。屋里只有布依尔的妻子玛莉和五个子女,个个衣衫破旧面色泛黄,看来这一家人活得十分艰难。

 

  当警察表明了想找布依尔先生的想法后,玛莉立即怒吼起来:“我还想找他哩,他已失踪好多天了,瞧,这就是我们的生活,没有吃的、没有穿的……这全是他写那本破书带来的,那本书出版后我们欠了一屁股债,可他一点也不想工作,他是个只会做白日梦的疯子!”

 

  警察打断了她的喋喋不休,在征得她的同意后,开始仔细搜查布依尔的书房,结果真的找到了一样东西——一封很简短的遗书,上面写着:亲爱的玛莉,亲爱的孩子们,如果你们看到这封信,那你们的好运气就到了。我是个失败的作家,更是个无能的丈夫、父亲,可我又是多么希望你们能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啊,真的,为此即使付出一切我也在所不惜!

 

  警察们不明白布依尔先生想说什么,那他现在又在哪儿呢?

 

  而另一边,读小说的警察却给吓得够呛!书中说在713次列车上将发生一连串的谋杀案,先是白猫,后是黑狗,接下来的标题赫然是:第三起列车谋杀案——一个令人厌恶的红胡子老头。然后依旧是血腥暴力的描写,可怜的老头将像猫狗一样被割断喉咙!

 

  警察跳了起来,驱车直奔那列充满恐怖气息的列车,凶手是个疯子,他既然已按书中描写杀了猫狗,那么接下来肯定会杀掉一个无辜的红胡子老头的,现在必须阻止任何长着红胡子的老头登上这趟列车。

 

  实际上已用不着警察们阻止了,记者已经将这个令人恐慌的消息捅了出去,一时流言四起,人心惶惶。所有长着红胡子的老头都拒绝乘坐这趟列车了,连染成红发的年轻人都不敢乘坐这趟列车了,他们害怕凶手看花了眼。这让警察们放下心来,因为书中描写的谋杀案在现实生活中已无法再现了,凶手找不到红胡子老头,那也应该不会实施他的凶杀案了。

 

  警察向媒体信誓旦旦地保证说:连一只红色的苍蝇也不会飞上车的。可是这天,那人又在一间包厢里出现了,他掏出了那把让人胆寒的刀……血光四溅中,一个红胡子老头重重地倒了下来!

 

  所有人全疯了,这凶手简直不是人,他是一个幽灵!而接下来大家更为关心的是:下一个被杀的又将是谁?媒体更是不遗余力地把空气都炒热了,所有的报纸上都刊登了与案件有关的消息。极端动物保护者们早已失去了耐心,他们像潮水一样涌上街头,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,要求警察限期破案。更多的人不远万里地从四面八方赶来,参加那只白猫和黑狗的隆重葬礼,在它们的墓前献上鲜花、点上蜡烛,为它们通宵守灵……随着游行的持续和情绪的升温,大伙的口号渐渐发生了变化,他们已开始猛烈抨击收府了,说政府冷酷、腐败、无能,反对派甚至借此大做文章要求政府立即下台……

 

  警察们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庄力,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?在他们的严密监视下明明没有红胡子老头上车啊!他是怎么混上车的?又为什么要送死?凶手到底是谁?

 

  就在这时他们却得知:那个死去老头的红胡子是假的,是粘上去的!更重要的是,经玛莉确认,“红胡子老头”正是她的丈夫布依尔!

 

  到了此时警察们若有所悟,这一切都是布依尔自己安排的,说不定在网络上捅出这事的人也是他!

 

 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:在这一系列死亡游戏中,穷困潦倒的布依尔先生是导演,更是主演!他是这样一步步吊起人们的胃口的:先杀死猫,再杀死狗,然后在网络上炒作,最后在车厢里粘上红胡子自杀!难怪警察及所有人都看不到红胡子老头上车。 他这样做的目的已经达到了:他的《死亡游戏》从滞销书变为十分轰动的畅销书!事实上不久以后,玛莉就收到了出版商送来的丰厚的版税,由于布依尔先生极富悬念的“出色表演”,这本书卖得火极了,所有人都抢着购买。

 

  此间,街上保护动物的游行还在继续,而布依尔先生则在一个凄风苦雨的日子里孤零零地被下葬了,没有人送花、点蜡烛,更没人为他守灵,陪伴他的只有那本《死亡游戏》。 他的墓碑上刻着这样一句话:我要向被我杀死的可怜的猫和狗说声对不起。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